寒窗天外,秋風蕭索,吹動著樹下的幾片寂寞落葉。伊人憔悴,半掩朱顏,數不盡落下傷心淚滿地。思念如舊,一抹紅燭,悄然映動幾人心。

半曉殘月。孤獨之心依舊,這夜,孤芳獨賞已是自嘲。寂寞或許是一種病,像是罌粟花上了癮。戒掉了它,留下了傷疤,只剩下心撲撲的跳動。隨心而安,隨思憶你。又想起了不該想起的。想起,是誰說,過去只是人生負擔,我覺得很幸福,那些過去是美好的,只肯長眠於此,寧願不再醒來。與夢做伴。

而今已是行屍走肉的我,空空的軀殼。留不住的意識,放飛於天地之間,流浪徘徊在你的身邊,已是最大的幸福。或許有一天我會隨風而去,我不知道那邊的世界有沒有我嚮往的生活,這邊的影子,痛苦,記憶著,每一段訴說。

shu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