嫩綠柔香遠更濃,春來無處不茸茸。立春過後,乍暖還寒,在縣城小區的草坪和水泥路邊的地 縫中,我驚訝地發現伴隨著茸茸的綠草生長的,還有淡青的羞澀的艾,禁不住讓人驚嘆野菜這種平凡的小生命對春天的嚮往,春天對小生命的召喚!迎面吹來細細柔 柔的春風,空氣中似乎混合著泥土芳香,我的胸腔也跟著暖暖的陽光沸騰起來,心中濃濃的家鄉野菜情結呼之欲出。

家鄉地處江西省宜春市九嶺山脈西 南的錦江河畔,土地肥沃,水草豐美。陽春三月,春風一吹,地菜們紛紛地裡探出頭,它們或在田埂上點頭微笑,或在山坡上揮手致意,或在水塘邊竊竊私語,或在 石縫裡獨自深思。在池塘畔的田塍上,在破嫩芽的桑樹底下,在返青的麥地裡,在金黃的油菜花地裡、田頭地角上,到處都能發現擠擠挨挨恣意生長的野菜。有長著 灰白色短絨毛羽狀分裂葉的艾,有葉肥呈橢圓狀的馬齒莧,還有些我也叫不出它們的名字。野菜們大都其貌不揚,混雜在青草的中間,忽隱忽現,若有若無,稍一疏 忽就會把它們漏掉,但卻生機勃勃。

幼時每天放學後,我丟下書包,便與村子裡的小伙伴撲向山野。在血色的黃昏裡,地菜們成了我們小小篾簍的收 穫。逢假日,我常常挎竹籃,去摘艾、馬齒莧和野蕎。它們東一片、西一叢,像忠貞的朋友,靜靜地守候在那裡,等待我去發現它,擁有它。而野菜們彷彿通人性, 遇到我這個“知己”,也越發風情萬鍾,嫵媚多姿。我樂此不疲地彎著腰,睜大眼,輕手輕腳地在田間地頭路邊尋尋覓覓。我總能準確無誤地在一叢一叢的野草中捕 捉到艾、馬齒莧和野蕎的影子,然後把它們輕輕分離出來,掐斷根部,輕巧地放進籃子,在獲得滿滿一籃肥嫩野菜的同時,也收穫了一份春天的心情。到了晚上經母 親一陣忙碌,那些不起眼的野菜成了我們碗裡一道香香噴噴的佳餚了。特別<畢業相>是那野蕎,母親切碎了,攪拌在雞蛋裡,撒些辣椒和鹽,煎成蛋餅,濃香撲鼻,清爽可 口。

陽春三月,我選一個融融的日子,走向田野。送入眼簾的艾像極了害羞的鄉下小姑娘,臉上掛滿了溫情羞澀的笑。在春風的和煦裡,它們搖曳著恬 淡嫵媚的風姿,彷彿在歡迎人們的垂青。挖回了艾,剔去黃葉草屑,洗乾淨後就開始煮艾。租車 煮熟了的艾在清水里漂洗一番,剁碎後揉拌在米粉裡,揉成面塊,拍出一塊塊綠色的艾米果來,然後到鍋上一蒸,屋裡瀰漫著一種春天的芳香。

如果說艾像姑娘,而馬齒莧則更像一個虎虎可愛的小男孩。馬齒莧的生命力也是 極強的,莊稼地裡,房前屋後,廢棄的院落,到處都能見到它們的身影,長著橢圓形嘟嘟可愛的葉子,莖有綠色和紅色兩種。摘來馬齒莧,先用開水焯一下,撒上甘 草與辣椒粉,再淋上幾滴香油拌勻,一盤涼拌的美味佳餚便呈現在眼前,吃後令人齒頰留香,過口不忘。

“城中桃李怨風雨,春在溪頭薺菜花”。不論是艾、馬齒莧,還是地木耳、山蕨,都是平凡樸實的野菜。它們既不爭奇鬥艷,也不垂葉自憐,在沒有喧囂煩躁的土坡 上、田野裡默默地生長。它們既無人澆水也無人施肥,卻有著廣闊的生長空間和旺盛的生命力,往往是這會兒挖了,過半月又長好多;今年春天挖了,明年春天還 長,以“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”的韌勁,生生不息,為田野傳遞著春的氣息,默默地做報春的使者。<辦公室傢俬>它們既不會發生“花落誰家”的苦惱,也不會湧現“年年知 為誰生”的怨恨,怡然自樂,恬淡從容,笑看雲卷雲舒。

如今,故鄉的野菜已走進縣城餐飲店,身價倍增,倍受食客青睞。留學 頗有經營頭腦的表弟還在宜 春城開了“家常菜館”,用野菜做些美食,帶著山野不盡的思念和氣息,生意竟十分火爆。故鄉的野菜很美很香,那山野的氣味即使你用心去烹飪,也改變不了它濃 濃的山野之味。故鄉的野菜,蒼天贈予我們的一份美食珍寶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untong 的頭像
shuntong

我愛我家

shunt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